目前位置: 首页 》 医学生交流营 》 交流心得分享

2010年两岸青年冬令营纪实─ 壮游之乐

发布日期
主题

 

黄诗婷

由沈阳到丹东,车上的人都睡了。唯我独醒,为了那一去将不复返的白山黑水,粼粼雪光犹如不停歇之走马灯。
看到了,那是海吗?丹东,在雪山与绿江的彼端,豪迈大器的东北乡亲,步履薄冰犹如海鸥滑翔天际
登上虎山长城,最高的那座烽火台,千百年前渔阳之巅
听见了吗?
寒凛的东北季风,仗凭著千年前,大秦帝国覆鼎吞天的最后的那点余威,一点一点的削去我们早已失去知觉的双耳
一眼望去,天地何冥杳?四顾寂寥,草木皆枯槁,让我不禁想起苏轼与野鹤于赤壁之遇
车轮大鹤虽不至,我们又何尝不正在"踞虎豹,登虯龙,攀栖鹘之危巢,俯冯夷之幽宫"?
看见了吗?
高纬度里总是特别亲近黑土地的"倾斜夕阳",烧红了一叠又一叠的枯草山,好似千年不灭的狼烟烽火,在这国之边陲
"
呜呼!噫嘻!我知之矣"
尽管白云易若苍狗;沧海总归桑田之变。登峻岭而不惧,翩翩若须弥之大鹏;望弱水而不畏,悠悠若北溟之大鲲,不因身处穷山恶水超脱于外,此为壮游中之大乐矣!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