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位置: 首页 》 旅游休闲

台湾是未开发地区?短短2站公车距离,让外国记者大赞最文明生活态度

发布日期
主题

2017年06月14日 12:30 风传媒

对于远渡重洋的外国人来说,处处皆会引发他们无穷的好奇心(图/小明 黄@flickr)

「当我回到加拿大,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是,若有一天你们来台湾旅行,到了台北,什么也不要急著做,就搭公车去康青龙,走在其中,与他们为伍,去看他们在生活中提炼出什么,去过一天台北人的生活,去感受台湾人的生活美学,这是高度文明之处才有的文化……」

「在还没来到台湾之前,我以为这是一个未开发的地方……」这是来自加拿大的旅游记者麦卡锡原本对台湾的想象。因为有著在社会底层求生存的经验,早已习惯冷眼看世界,没想到在台湾的第一天,就让他紧绷的心情逐渐放松,人们给予他的温暖、热情相待,更让他卸下武装。

他发现,台湾最难能可贵的,是处处保有让人缓慢呼吸、温暖对待彼此的空间存在。慢,才能细数生命价值之可贵。台湾,是一处超越他所期待的美丽新世界。

2011年2月底,我在不怎么冷的冬季台湾迎接来自高纬度加拿大的旅游记者麦卡锡,18岁甫成年就被父母踢出家门的他,有著非常独特的人生经验﹔做过码头工人、在船舱生活半年以上,在社会底层挣扎过、不被温室保护的经历影响他对世界的看法。

他认为适者生存,人生需要挣扎,才能在社会上拥有自己的位置,冷眼看社会及挣扎求生已经成为他的习惯。这些,都是他自加拿大带来的人生故事,也是他带来与台湾这块土地相会的起点。

这天,我们先到东北角的龙洞湾岬步道健行,旧草岭隧道前骑单车看壮阔海景,在蜜月湾卷起裤管欣赏冲浪爱好者乘风破浪,随兴地在铁道旁吃起美味的福隆便当。

当晚回到位于福隆海边的饭店时,麦卡锡说:「虽然我们一直移动著,心却反而慢下来,过著舒服的旅行生活。」能让总是紧绷著冷眼看世界的记者,在第一天就慢下脚步,游荡在东北角的潮声之中,是这座岛屿让我一直想向国际友人宣传的魅力呀。

隔日造访宜兰,我们先从外观造型独特的兰阳博物馆远眺龟山岛,麦卡锡问:「那里有人居住吗?靠什么维生?我查过资料,台湾有几座离岛,那是其中之一吗?」我正好藉此分享:「龟山岛现在是座无人岛,为了保留上面丰富、完整的生态,将村庄整个迁出,现在那里就像座大自然公园。许多人都是在赏鲸季节时搭船,顺道绕小岛一周;如果想要上岛参观,还得要另外申请。」

许多我们习以为常的小事、看惯的风景,对于远渡重洋的外国人来说,处处皆会引发他们无穷的好奇心;而这一点,正好也能让人反思,我们是否疏漏了台湾珍贵美好的寻常。

宜兰,是结合台湾传统文化、工艺及乡居生活的宝地,象是近年流行的无菜单料理正是从此处发迹。因此,我特别预约了一家以宫廷式装潢闻名、满室金碧辉煌的帝煲瓦罐煨汤馆,一上桌,就是大盆海鲜生食,我还有点惶惶不安时,麦卡锡已经眼睛发亮:「真是澎湃!食材新鲜、丰富,配色、摆盘更是让人看了胃口大开。」

没想到这位加拿大记者对海鲜生食的接受度如此高,不像许多西方国家的旅人对于生食的敬谢不敏,让我也松了一口气,跟著享受起帝煲一道道美味的餐点。

麦卡锡转头盯著墙上的大看板文字:「肉可以不吃,汤不可以不喝」,问我那是写些什么?我说:「因为这里用瓦罐煨的鸡汤精华都在汤里头,所以我们可以不吃肉但一定要喝汤。」于是我们一起品味由瓦罐长时间煨煮出的好汤,对于台湾人的饮食哲学又有了更多的认识。

当我们逛到礁溪汤围沟温泉公园,看着在地人、游客惬意地泡脚、聊天,突然间我们都被一个有趣的景象勾住目光:温泉池中有一群小鱼正在吸咬人的小腿、脚皮。

麦卡锡马上跃跃欲试,结果这段温泉鱼泡脚体验,成为他在台湾最开心的体验,回加拿大后,他写出一篇〈温泉鱼按摩,让你睡觉也会笑〉的独立报导。因为他始终不明白,为什么台湾人可以忍住被温泉鱼吸咬的痒感,他可是边泡脚,边咯咯笑到不行呢!(当然,旁边的台湾人看他笑成那样也很开心就是了。)

漫步康青龙巷弄

还没来到台湾之前,我以为这是一个未开发的地方……当那一天早晨,导游带著我去搭公车,台北的公车很干净,我在2站间,听到语音以好几种语言播报站名,我以为我理所当然地听不懂,却意外地发现,其中一种我听得懂,是英文。

不过才2站的距离,就接连看到台湾的年轻人,一看到年长者上车,马上起身示意让座,原来这就是我们西方世界失落的文明与尊重。

下了公车,我的导游带我去康青龙马路边大楼中的「秋惠文库」艺文沙龙咖啡馆,在这里可以看到满是台湾「回到从前」的历史文献、旧时的民俗艺术品、古壶茶具等生活老物件;我彷佛走入一个陌生的时光隧道,看到一种迷人的生活态度,人们不疾不徐。

这时是早上10点钟,即使语言不太通,身为牙医师却对历史文物情有独钟的主人,却很有耐心地泡一壶茶跟我对谈他的收藏,这是我们所拜访的,第一间充满生活感的店家。

接下来,走进永康街巷弄间的「冶堂」茶馆,外观就像一般住家,里面的摆设更不像营业空间,好客的老板把最好的茶拿出来与我们一同分享、品茗、聊茶。

之后来到彰艺坊手作布袋戏偶工作室,那是针对台湾传统的偶相与花样传承文化并创新开发的地方;我在这里看到每个人都这么乐在生活,这么乐于跟别人分享,而且一点也不做作。

不过几个公车站的距离,我看到台湾人高度文明之处。

这段文字,是麦卡锡在《温哥华太阳报》(Vancouver Sun)上发表的。在我还没带他逛逛台北之前,他曾说过无法想象我口中康青龙的特别之处;就在他回国后,却写出这样感性的报导文字。

他笔下的「康青龙」,是由永康街、青田街、龙泉街等几个邻近街廓所构成的特色区块,这里聚集许多特色小店、茶馆、餐厅、文创工作室及艺文沙龙等。这些店主人,多半在人生的第一阶段因缘际会有了一点积蓄,或许是经历剧变、反思,想为人生留下印记;因而转向做些自己心之所向、与文化深切连结的事情。

对这些人来说,开店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营收,更为了实践梦想、回馈社会;到了人生下半场,赚生活比赚钱更重要,我跟麦卡锡这么解释著这个街区的由来,也顺便提到台湾现今盛行的第二职涯(Second Career)概念。

「这里真是美丽的新世界。」麦卡锡在走访康青龙一带时悠悠说著。

在加拿大,他习惯冷漠地旁观社会,也戴著这样的眼镜来到台湾,但是,不过几天,人们给予他的温暖、热情相待,让他卸下武装。

而他在台北公车上看到西方世界失落的礼仪、在巷弄间缓慢过日,赚生活甚于赚钱的都市生活美学等等,更深深震撼了他,因而有感而发:「人生多半庸庸碌碌,无不为了求取更多的名利与权势,这群人的生活态度不疾不徐,愿意分享给更多人他们对生活之美的体悟。」

他情绪激昂地继续说:「当我回到加拿大,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是,若有一天你们来台湾旅行,到了台北,什么也不要急著做,就搭公车去康青龙,走在其中,与他们为伍,去看他们在生活中提炼出什么,去过一天台北人的生活,去感受台湾人的生活美学,这是高度文明之处才有的文化。

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时报出版《外国旅人遇见台湾惊艳》

责任编辑/谢孟颖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