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位置: 首页 》 旅游休闲

世界五大之一!西门町涂鸦 外国媒体青睐

发布日期
主题

2017-07-06 15:26联合晚报 周志豪、郭品娴、孙佩龄/制作

西门町的大型涂鸦创作。 记者林伯东/摄影
西门町的大型涂鸦创作。 记者林伯东/摄影

 

 

 

 

台北市西门町近年引进涂鸦客创作,让城市街景呈现不同风貌。在电影公园旁的戏院外墙,有一面全台最大的涂鸦墙,近日正在更新创作,要绘制一幅集合台北意象与时下青年流行元素的「这由我来」创作,7月22日将揭幕。

 

检举涂鸦乱象 曾经闹到全民皆兵

 

 

新北市6月底祭出提高检举奖金,希望遏止街道涂鸦乱象。一河之隔的北市街头,过去也曾出现遍地烽火的涂鸦乱象,近年来却日渐平息,除「全民皆兵」的检举制度奏效外,涂鸦界的自主地下管理更是关键。

 

 

不是每个涂鸦人都想违法,只是需要一片墙创作。 记者余承翰/摄影
不是每个涂鸦人都想违法,只是需要一片墙创作。 记者余承翰/摄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涂鸦人会认涂鸦人 「这是我们的管理」

 

 

「沟通很重要」,台北艺青会副理事长郑子靖表示,不是每个涂鸦人都想违法,只是需要一片墙创作,只要可能被涂鸦创作地点,贴上艺青会公告,或涂鸦客签名贴纸,「涂鸦人会认涂鸦人」,也会尊重彼此,「这是我们的管理」。

 

 

涂鸦 源于美国的一位邮差

 

 

郑子靖说,涂鸦源于美国的一位邮差,当时只是想让收信人知道「送信人是谁」,才开始在信箱签名,概念上「只是想被看到」;之后,美国黑帮开始跟进效尤,涂鸦才成反体制艺术,有本事在愈危险的地方画愈多,就代表他是「城市的王」。

 

 

西门町店家只要贴上如艺青会拍摄须知等公告,就可免于被随意涂鸦困扰。 记者周志豪/...
西门町店家只要贴上如艺青会拍摄须知等公告,就可免于被随意涂鸦困扰。 记者周志豪/摄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刷成白色或蓝色的电箱 「就象是画布」

 

 

郑子靖说,涂鸦客创作既然是想让外界知道「他是谁」,主观上一定会选择像马路边等醒目区域;像近日全面刷成白色或蓝色的电箱,对涂鸦客而言就象是画布。

 

也因涂鸦普及源于地下社会,自然也形成一套创作伦理,从Piece(含背景构图的完整作品)、一般图象文字、泡泡字签名、一般签名等作品难易阶级,在一面墙上,高阶作品可盖掉低阶作品,特定涂鸦人的创作位置,其它涂鸦人会尊重。

 

 

艺青会正于西门町再更新创作全台最大的涂鸦「这由我来」,引起民众围观。 记者周志豪...
艺青会正于西门町再更新创作全台最大的涂鸦「这由我来」,引起民众围观。 记者周志豪/摄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邱毅被扯假发画面 曾是热门创作

 

 

但为遏制街头涂鸦乱象,2005年台北市政府从美堤河滨公园开始,陆续在全市开放十处河滨与社区公园合法涂鸦,盼让涂鸦客「集中」创作,但管理上却破坏涂鸦界潜规则,反让涂鸦客不满,引爆遍地烽火的涂鸦乱象,除店家铁卷门,马路也成画布。

 

2009年涂鸦客甚至以前立委邱毅被扯去假发的画面,四处创作「秋意甚浓」涂鸦,让北市府决定祭出高额检举方式,才压下乱象,但涂鸦客仍蠢蠢欲动,直到艺青会成立,让西门町几成涂鸦专区,多数涂鸦客找到创作墙,问题才逐渐平息。

 

 

缩时摄影/全台最大的涂鸦墙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台最大涂鸦墙 作品高达八层楼

 

 

在电影公园旁的戏院外墙,这面全台最大的涂鸦墙,正在领衔操刀创作的郑子靖表示,这面墙高40公尺,宽23.8公尺,作品高达八层楼;创作中兼容台北市西区的西门红楼、东区的信义商圈街景,还有刚落幕的美国职篮总冠军赛中知名球员大头图象,内容丰富多元,也凸显青年特质。

 

 

西门町引入涂鸦后,街景已经全然不同,甚至形成涂鸦街特区。 记者周志豪/摄影
西门町引入涂鸦后,街景已经全然不同,甚至形成涂鸦街特区。 记者周志豪/摄影

 

 

 

 

 

西门町 成涂鸦造景的特色专区

 

 

该面全台最大的涂鸦墙,2014年间首度被创作,当时由六位涂鸦师傅集体创作,经三年策画,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以「青春阵头」为主题的创作,凸显西门精神,从此也确立西门町电影街致电影公园段,成涂鸦造景的特色专区,为西门町注入新生命力。

 

也因电影公园周边到处涂鸦创作,近年经常出现西方游客驻足留影,在全球兴起一股涂鸦艺术风潮下,台北市因拥有西门町涂鸦,被国外媒体选为「世界五大街头艺术城市」。

 

 

涂鸦师傅站在多层楼高的鹰架上喷漆。记者余承翰/摄影 注:为配合照片拍摄,涂鸦者暂...
涂鸦师傅站在多层楼高的鹰架上喷漆。记者余承翰/摄影 注:为配合照片拍摄,涂鸦者暂无戴安全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引入涂鸦的青年被迫离开 「有道理吗?」

 

 

但是,西门町引进涂鸦等反体制艺术与表演后,包含电影公园周边过去游民、中辍生、吸毒嗑群聚现象逐渐消失,周边也逐渐发展。但乱象解决后,地方反而又要这群引入涂鸦、街舞的青年离开,让郑子靖无奈地说,「这样有道理吗?」

Top